产后腹中有块,坚硬攻痛,多因新产之后,风冷乘虚而入,以致瘀血凝结,宜服延胡索散以逐之。若迟久不散,必结成血瘕矣。又有寒疝之证,亦在少腹中攻筑而痛,此属寒气滞涩,宜用吴茱萸汤,温散其寒自愈,不必攻也。

大全云∶新产后有血与气相搏而痛者,谓之瘕,瘕之言假也,谓其痛浮假无定处也,此由夙有风冷,血气不治,至产血下则少,故致此病,不急治则多成积结,妨害月水,轻则痞涩,重则不通也。

当归 麻黄 苍术 陈皮 浓朴 干姜 芍药 枳壳 半夏 白芷 桔梗 炙甘草 茯苓 肉桂
人参 川芎

血瘕成。更有寒疝亦作痛,吴萸温散不须攻。

薛氏曰∶前证乃寒邪乘客,气血壅结,此因气病而血病也,当补养胃气,调和月经,宽缓静养为善。《难经》云∶任脉之病,男子为七疝,女子为瘕聚。当参前后各论治之。

当归生姜羊肉汤治产妇腹中
痛、寒痛,血气不足,虚弱甚者,及寒月生产,寒气入于子门,手不可犯,脐下胀满,此产后之寒证也。并治寒疝腹中痛,及胁痛里急者。

23。产后积血块冲疼,多因新产冷风乘,急服延胡散可逐,日久不散

一产妇腹中似有一块,或时作痛而转动,按之不痛,面色萎黄,痛则皎白,脉浮而涩。余谓∶此肝气虚而血弱也。不信,乃用破血行气,痛益甚,转动无常,又认以为血鳖,专用破血驰逐之药,痛攻两胁,肚腹尤甚,益信为血鳖,确服下血等药,去血甚多,形气愈虚,肢节间各结小核,隐于肉里,以为鳖子畏药而走于外。余曰∶肝藏血而养诸筋,此因肝血复损,筋涸而挛结耳。盖肢节胸项皆属肝胆部分,养其脾土,补金水以滋肝血,则筋自舒。遂用八珍汤逍遥散归脾汤,加减调治而愈。

生地 当归 芍药 干姜 吴茱萸 桂心 独活 甘草 小草 细辛

吴茱萸汤方见首卷

一妇月经不调,两拗肿胀,小便涩滞,腹中一块作痛,或上攻胁腹,或下攻小腹,发热晡热,恶寒,肌肤消瘦,饮食无味,殊类废症,久而不愈,余谓肝脾血气亏损,用八珍汤、逍遥散、归脾汤,随症互服而愈。

胃关煎治脾肾虚寒作泻,或甚至久泻腹痛不止,冷痢等证。

一方欧洲杯手机投注, 治血瘕作痛,脐下胀满,或月经不行,发热体倦。

水一钟半,煎七八分,食远温服。胀甚者加白芥子,胃寒无火或恶心者加炮干姜一、二钱。疼痛者加木香、乌药、香附之类。多痰者加半夏。

上为末,每服二钱,空心热酒调下。

五物煎

千金方 疗血瘕。

温胃饮

当归 川芎 赤芍药 干姜

上先用水七碗,煮鸡至三碗,每用汁一碗、药四钱煎,日三服。

四神散 治产后瘀血不消,积聚作块,心腹切痛。

此与大岩蜜汤略同而稍胜之。

桂心丸 治产后血气不散,积聚成块,上攻心腹,或成寒热,四肢羸瘦烦疼。

产后腹痛,最当辨察虚实。血有留瘀而痛者,实痛也;无血而痛者,虚痛也。大都痛而且胀,或上冲胸胁,或拒按而手不可近者,皆实痛也。宜行之、散之。若无胀满,或喜揉按,或喜热熨,或得食稍缓者,皆属虚痛,不可妄用推逐等剂。

生干地黄 乌贼鱼骨

产后有脾虚肾虚而为腹痛者,此不由产,而由脏气之不足。若脾气虚寒,为呕吐、为少食而兼腹痛者,宜五君子煎、六君子汤、温胃饮之类主之。若肾气虚寒,为泻、为利而兼腹痛者,宜胃关煎、理阴煎之类主之。

桂心 当归 赤芍 牡丹皮 没药 槟榔 干漆 青皮 浓朴 三棱 玄胡索 大黄 桃仁
鳖甲

凡新产之后,多有儿枕腹痛者,摸之亦有块,按之亦微拒手,故古方谓之儿枕,皆指为胞中之宿血。此大不然。夫胞胎俱去,血亦岂能独留?盖子宫蓄子既久,忽尔相离,血海陡虚,所以作痛。胞门受伤,必致壅肿,所以亦若有块,而实非真块。肿既未消,所以亦颇拒按。治此者,但宜安养其脏,不久即愈。惟殿胞煎为最妙。其次则四神散、五物煎,皆极佳者。若误认为瘀,而妄用桃仁、红花、玄胡、青皮之属,反损脏气,必增虚病。有母体本虚而少血者,即于产时亦无多血,此辈尤非血滞。若有疼痛,只宜治以前法,或以大、小营煎、黄雌鸡汤主之。

产宝方 疗血瘕痛无定处。

水二钟,煎服。

上为细末,每服二钱,食前同温酒调服。

上用水八升,煮取三升,加葱、椒、盐,温服七合,日三服。若寒多者,加生姜成一斤。痛多而呕者,加橘皮二两,白术一两。

童便 生地黄汁 生藕汁 生姜汁

《良方》黄雌鸡汤治产后虚羸腹痛。

上锉散,每服半两,水煎,温服,日三。

排气饮

上先煎前三味,约三分减二,次下姜汁,慢火煎如稀饧,每服取一合,暖酒调下。

殿胞煎

上为细末,空心温酒调服二钱匕。

又歌曰∶痢后偏生脚痛风,局方五积自能攻。就中或却麻黄去,酒煮多多服见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