牵牛子苦寒滑利,因其有攻痰泻水、通利二便的功效。将其运用于肺源性心脏病的治疗。在急性发作期于常规用药的基础上加用牵牛子,以逐肺之痰水,使肺部的感染容易控制,减轻心脏的压力。曾治疗一患者毛某,女,78岁。素有咳喘疾,经常住院,此次就诊因受凉咳嗽、咯痰、心悸、气喘加重,全身浮肿,便秘,尿量较少,医院诊断为肺源性心脏病,肺部细湿啰音。舌红苔黄腻,脉滑数。处方:麻黄6克,杏仁15克,生石膏30克(先煎),牵牛子1.5克(冲服),陈皮9克,炒白术15克,茯苓25克,太子参15克,百合30克,桔梗9克,枳壳9克,葶苈子15克(包煎),甘草5克。服药2剂,患者大便量较多,尿量增多,咳嗽、咯痰、心悸、气喘、全身浮肿减轻,肺部细湿啰音消除。

李时珍不仅谙熟药性,且深知医理。通过临床实践,他创立的牵牛子能“走气分,通三焦”、“达命门,走精隧”之说,以及治疗“大肠风秘气秘,卓有殊功”的论述,丰富了牵牛子的药性理论。由此可见,牵牛子是一味很好的泻下类药。《本草正义》谓:
“牵牛、善泄湿热,通利水遭、赤走大便”。故常用于肠胃湿热积滞,大便秘结:其症大便干结、小便短赤,面红身热,或兼有腹胀,口干而渴,舌红苔黄腻,或燥,脉滑数。可用牵牛子清热通便。

入肺,肾,大、小肠经。

甘遂甘遂,始载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古人谓“上味日甘,径直日遂”,故名。
味苦,性寒,有毒。归肺、肾、大肠经。主要功效为泻下逐饮,消肿散
结。本品苦寒降泻,通利二便,善泻经隧之水湿,泻水逐饮之力峻,直
达水气所结之处,以攻决为用,为下水之圣药,服用后可致连续性下
泻,同时小便量亦增,能使潴留之水饮从二便排除体外,主12种水肿,
大腹肿满.外用又可以毒攻毒,消肿散结。用于水肿胀满,胸腹积水、
痰饮积聚,气逆喘咳、二便不利、癫痫和痈肿疮疡等证。现代药理研究:本品含有大戟酮、大戟二烯醇、a一大戟醇、表大戟
二烯醇、棕榈酸、柠檬酸、草酸、鞣质、树脂、葡萄糖、蔗糖、淀粉、维生素
B等。甘遂有抗炎利水作用,效果良好;甘遂能刺激动物肠管,
增加肠蠕动,引起泻下作用,其有效成分为树脂类物质。有人给小鼠
口服甘遂或炙甘遂的乙醇浸膏10~50克/千克,约半数动物呈明显的
泻下作用,生甘遂作用较强,毒性也大,58只小鼠服药后有11只死亡。
炙甘遂则无死亡。另外甘遂乙醇浸出物腹腔肌注或羊膜腔给药均有
中止妊娠引产作用,其机理主要是有选择性地促使胎盘滋养叶细胞变
性坏死。此外,甘遂生品小量可使离体蛙心收缩力增强,但不改变其
频率,大剂量则抑制。甘遂萜脂A、B有镇痛作用。图片 1甘遂——朴硝朴硝咸寒软坚通便;甘遂苦寒泻水逐饮。若大便燥
结过甚,必佐以甘遂,腑气始通。因“甘遂辛窜之性,最善行水,能引胃
中之水直达燥结之处,而后朴硝因水气流通,乃得大施其软坚之力”。
二药相伍,则燥屎成溏粪而下,其逐水通便之力增强。湿热蕴结,水湿壅聚而致水肿臌胀,腹大坚满,烦热
口苦,二便不通之证。甘遂:O.6~1.5克,人汤剂冲服。朴硝:3~9克,人
汤剂溶化。 1.刘景琪 甘遂3克,大黄、芒硝各9克,水煎服。
治疗6例结核性渗出性胸膜炎。其中胸水少量者4例,胸水达第五肋
问水平者1例,胸水达第三肋间水平者1例。结果4例少量胸水者服
用l~3剂后胸水消失,余2例服6~9剂,胸水消失。(上海医药
杂志》1983,2.张增 仁生甘遂面0.9克,生大黄面0.6克,芒硝c.3克,200
毫升沸水冲化。以上为一次剂量,待温口服或自肖管注入,2小时后再
用一次,以后4~6小时1次,。治疗急性腹膜炎、肠梗
阻364例,治愈329例,中转手术21例,无效8例,死亡6例,总治愈率
94%。(《北京中医》1992,二药均为峻猛之品,服用后能引起剧烈的腹泻,故
体质虚弱者忌用;孕妇及哺育期妇女忌用或慎用。甘遂——甘草
甘遂苦寒,峻利二便;甘草虽有甘缓之性,但与甘遂
同用,甘遂峻利之性有增无减。二药相伍,峻下逐水,通利二便,使水
饮之邪从二便排出。 水饮内停或小便癃闭之证。症见咳嗽,痰喘,引胸
作痛,痰涎清稀,或见面目全身浮肿,皮色黄:每,小便不利等。甘遂:6克,甘草:6克,面煨研末,分冲,用治留饮;
甘遂2克,甘草9克,研末敷于脐部,用治水肿;甘遂1.5克,研细末,甘
草1克,甘草汤冲服,用治肠结,见腹胀腹痛,无大小便及矢气。1.汝丽娟
甘遂、甘草各9克煎汤,浸洗患部,治疗
42例寒冷型多形红斑患者,皮损全部消退者30例,余均有不同程度的
好转(《浙江中医杂志》1984,2.齐文亮等取甘遂适量,用面粉包裹,置火上烤黄为发,取甘遂
在铜药钵中捣碎为术,另捣甘草为粉。用时取甘遂0.3克,甘草O.15
克混合,以温开水冲服,日3次,治疗12例晚期食道癌,其中9例有不
同程度的症状好转,存活期明显延长,3例末坚持服药,症
状未见改善。(《千家妙方》1982,563)3.刘冬奎等用甘遂甘草汤(甘遂、枳壳、赤芍药、昆布各10克,
甘草5克)煎服,每天l剂,分2次服,治疗小儿睾丸鞘膜积液7例,均
愈,一般2剂后肿胀开始缩小,1周左右积液可完全吸收。(《四川中
医》1990,4.崔扣狮用化瘀膏(甘遂、甘草、参三七、青核桃枝)外帖,治疗
乳腺肿瘤,有软坚化瘀,祛腐生肌的作用。(《陕西巾医》1987,5.孙卫东甘遂30克,甘草15克,加水500毫升,文火煎至350
毫升备用,加抗结核药治疗结核性胸膜炎黄子孙10例,每次空腹口服
50~75毫升,每日3次,3天为一疗程。结果显效9例,有效1例,胸
水平均6.1天消退。(《中西医结合杂志》:117)甘遂苦寒峻下有毒,二药配伍,宜于邪盛而正末衰
者,故邪盛而正虚体弱者及孕妇忌用。甘遂——白芷甘遂苦寒峻下,荡涤胃肠之热毒;白芷辛香升散,发
散肌表之热邪。二药合用,表里双解其热,泻水洗肠,导热下出。感受时邪疫毒,内陷阳明胃肠,表里皆热,蒙蔽心
包,致烦热如火,狂言妄语。甘遂:1.5~3克;白芷:5~lO克。王海娣
治慢性气管炎,采用伏天药饼外贴的方
法,将甘遂、白芷、细辛、白芥子、轻粉研细末,用蜂蜜调成糊状,做成蚕
豆大药饼。选穴:膈俞、厥阴俞、膏盲、心俞、肾俞、肺俞、肝俞、胆俞、脾
俞、胃俞,每次贴1对,严重病例加贴天突、膻中各1次,选定穴位后,
用生姜片擦令热,将药饼置于穴位上,外用敷料固定,每次贴24~28
小时,每隔3~4天用药1次,10次为一疗程,每年伏天治1疗程,连用
2—3年。临床治疗139例,1年后统计疗效。结果:临床控制110例,
显效17例,好转6例,无效6例,总有效率为95.6%。(《浙江中医杂
志》1986,甘遂苦寒峻下,白芷辛香温燥走窜,故阴虚血热者
及孕妇慎用或忌用。甘遂——木香甘遂苦寒泄热,破气行水,化痰开结;木香辛温,行
气温中,调气和胃,以防甘遂苦寒伤J下,二药相伍为用,则行气疏肝,则
痰热可下,大便可通。1.痰实热结便秘。2.气滞寒凝肝脉之腹痛难忍。3.脚气。甘遂:1.5~3克;木香:3~9克。
1.庸生林 以甘遂与木香、砂仁、蟾蜍、鸡内金、焦
山楂组成甘蟾砂仁合剂,治疗肝硬化腹水68例,总有效率为94.8%。
(《天津中医》1989,2.解克平用自制逐痰将军丸(甘遂、木香、二丑、大黄),从小量
开始,逐渐递增,连服1~3周,治疗精神分裂症200例,取得了明显的
治疗效果。(《新医药杂志》1977,4:封三)甘遂苦寒峻下,木香辛温香燥,易伤阴血,故阴虚、
津亏、火旺者慎服。孕妇忌用。甘遂——半夏甘遂苦寒性降逆,破气行水,善行肠间经隧之饮邪,
对肠问留饮胶结者尢为专长,为泻有形水饮之专药;半夏辛温,燥湿化
痰,降逆化饮,和畅气机,为燥无形痰湿之上品。二药相须为用,相辅
相成,则饮下而痰消,邪衰而病愈。饮留胃肠,脉伏,其人欲自利,利后反快,虽利心下
续结满。甘遂:1.5~3克;半夏:5~10克。空服、晚食前顿
服,以快速涤除痰饮之邪。 1.张仲景甘遂半夏汤方中以甘遂大者3枚,半夏12
枚,芍药五枚,甘草如指大l枚,水煎顿服,用于治疗留饮证,证见脉
伏,忽然自欲下利。2.石仰山治疗肱骨上髁炎,以僵蚕、麻
黄、甘遂、半夏、生南星、白芥子、大戟、鲜泽漆、生菜油制成消散膏,敷
贴患处,隔3~5天换药1次,治疗本症50例,痊愈26例,有效20例,
无效4例。(《上海中医药杂志》1986,体虚之人慎用,气虚之人减量,孕妇忌用。甘遂——牵牛子甘遂苦寒泄热,破气行水,化痰开结;牵牛子苦寒,
泻水通便,消痰涤饮,二药均有逐水消饮,通便利尿之功。二药相须为
用,作用加强,可使湿热随二便而出。1.酒疸、谷疸2.水肿腹满甘遂:1.5~3克;牵牛子:1.5~3克。
1.赵佶 二气汤中以甘遂与牵牛子同用,治疗水
肿,大腹臌胀,而正气未衰者。。二药均苦寒有毒,配伍后其性峻利,故虚弱者及孕
妇忌用。且巴豆畏牵牛子,故本药对不宜与巴豆同用。甘遂——大戟甘遂苦寒峻下逐水,善行经隧脉络之水湿;大戟苦
寒泻水逐饮,善泻脏腑之水邪。二者皆为峻下逐水之专品,合用攻逐
水饮之力更猛,其效更捷。1.实邪水肿,通身肿满,喘急,小便痛。2.悬饮证:咳唾引胸胁痛,短气,咳逆气喘,不得平卧,呼吸困难,
心下痞硬而满,头痛,汗出,或干呕,苔薄白,脉沉弦。甘遂:1.5~3克;大戟:1.5~3克。1.房念东用甘遂、大戟、芫花各等量,以醋煮沸后
晾干,研成细粉,根据年龄和身体状况服用O.5~2克,每日服1次,用
大枣10枚煎汤约50毫升冲服。治疗支气管肺炎26例,大病灶肺炎3
例,大叶性肺炎4例,配合一般对症处理和支持疗法。结果治愈44
例,1例因人院时垂危而死亡。(《山东中医杂志》1981,2.陈林材甘遂、芜花、大戟各等份,大枣10枚加味治疗94例胸
膜炎,全部病例均经x线、超声波确诊,治疗后的胸水全部吸收。(《浙
江中医杂志》1985,3.李世文治疗百日咳,用甘遂、大戟、芫花各等份,炼蜜为丸如
绿豆大。1岁以下服O.5粒,1~2岁服1粒,3~4岁服2粒,5~6岁
服3粒,每日早晨服一次。7~8岁服4粒,9~10岁服6粒,早晚各1
次。5天为一疗程,治疗百日咳852例,1个疗程治愈515例,2个疗程
治愈222例,3个疗程治愈45例,无效70例。(《赤脚医生杂志》1978,
4.刘松林甘遂、大戟、白芥子各9克,研末,姜汁煮糊为丸。口服,
每次1克,每日1~2次,适用于胸腔积液较多者。5.阎师锁等治疗急性乳腺炎、骨质增生、流行性腮腺炎。用甘
遂、大戟、芫花、甘草、海藻各30克,黄丹250克。上药除黄丹外,浸入
香汕500毫升内,5~7天后人锅内,文火煎熬,去药渣后,将黄丹逐渐
加入药油中,边加边搅,直至漆黑发亮、滴水成珠为度,摊于牛皮纸上,
敷于患处,治疗急性乳腺炎36例,均获治愈;治疗骨质增生17例,14
例显效,l例好转,2例无效;治疗流行性腮腺炎23例,均获痊愈;治疗
软组织损伤164例,疗效满意。(《新中医》1990,6.袁国民治疗鹤膝风,用大戟、甘遂各100克,共研细末,蜂蜜
调敷双膝,效果甚佳。(《四川中医》1984,二药配伍,性猛有毒,易伤正气,故体虚脾弱及孕妇
不可服用。甘遂——大黄甘遂苦寒,泻水逐饮以利痰,为利痰逐饮之第一药;
大黄攻积导滞,活血化瘀,清热泻火解毒,二药同用,以大黄下血,以甘
遂逐水,共奏泻热逐饮,逐瘀泻水,涤痰开窍之功。
1.热邪与水饮结聚,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。2.痰迷心窍之疯狂。3.胞中血与水、瘀互结证。妇人少腹痛而膨大如敦状,小便难而
少,口不渴,或产后淤血不去,恶露不尽,少腹疼痛伴小便不利,舌紫
暗,苔滑,脉沉而涩。甘遂:1.5~3克;大黄:5~15克。1.刘景琪用甘遂3克,大黄、芒硝各9克,水煎
服。治疗6例结核性渗出性胸膜炎,其中胸水少量者4例,服用1~3
剂后胸水消失,胸水达第五肋间水平者1例,达第三肋间水平者1例,
服6~9剂胸水消失。(《上海中医药杂志》1983,2.张增仁
等以生甘遂面0.9克,生大黄面O.6克,芒硝0.3克,
以20毫升沸水冲化。以上为1次剂量,待温口服或自胃管注入,2小
进后再用一次,以后4~6小时1次,。治疗急性腹膜炎、
肠梗阻364例,治愈329例,中转手术21例,无效8例,死亡8例。总
有效治愈率94%。(《北京中医》1992,3.张福忠治疗肠梗阻,用生甘遂10~20克,生大黄、枳实、芒
硝、厚朴各10克,煎汤200一300毫升,保留灌汤。治疗粘连性肠梗阻
40例,结果在24小时内腹胀、腹痛、呕吐等症状均缓解,出现排气排
便。(《安徽中医学院学报》1989,4.斯建中
以甘遂杏仁通结汤(甘遂末1~1.5克吞服,配合生
大黄、枳壳、杏仁、川厚朴、当归、炒莱菔子、槟榔,水煎服)治疗肠梗阻
22例,其中粘连性肠梗阻9例,蛔虫性肠梗阻4例,麻痹性肠梗阻2
例,粪便性肠梗阻2例,其他原因肠梗阻5例,结果20例有效,2例于
24小时内转为手术。(《浙江中医杂志》1984.,。二药相伍,药性峻猛,易伤正气,故体质虚弱及脾胃
虚寒者慎用;且勿久服。1.甘遂配对药,主要是治疗水肿胀满、臌胀、胸胁停饮、小儿疳水、
消渴水热互结、酒疸、谷疸、饮留肠胃、痰热便秘、寒滞肝脉、脚气、时邪
疫毒蒙蔽心包、痰迷心窍之疯狂等方面,围绕“泻下逐饮、消肿散结”二
大功效展开。2.本品峻烈有毒,去水极神,而损真亦极速,故不可过量、久服,恐
伤正气,宜中病即止。大实大水,可以暂用;体弱者及孕妇则忌用。甘‘
遂所含的树脂是峻下逐水的主要成分,其具有巴豆毒样作用,能强烈
刺激消化道粘膜发生充血、水肿,甚至糜烂等炎症反应,并促其蠕动而
引起峻泻。中毒量为9~15克,中毒后主要表现主要为:腹痛、峻泻、
水样大便、恶心呕吐、心惊、头晕、血压下降、烦躁不安、脱水、呼吸困
难、最后因呼吸衰竭而死亡。故不宜大量、长期使用,煎剂最大剂量勿
大于4克,人丸、散剂应更少。3.自《本草经集注》提出:“甘遂反甘草”以来,甘遂与甘草属于中
药“十八反”之列,似乎已成为一条清规戒律,一般不宜配对组方,世人
皆知。但近几年以来,有人对此说提出了疑义,并进行了一些列实验
和研究,结果发现:甘遂与甘草配伍后的毒性与两者的用量、比率有
关。当甘草剂量与甘遂相等或少于甘遂用量时,无相反作用,有时还
可以解除甘遂的副作用;若甘草剂量大于甘遂用量时,则有棚反作川,
而且甘草剂量愈大,毒性也愈大。至于临床中甘遂与甘草配伍使用的
事例,比比皆是,如《金匮要略》甘遂半夏汤,遂草同用治留饮;《圣济总
录》芫苈汤,遂草同用治臌胀;近人林通国,遂草同用,治疗结核性胸膜
炎、食道癌等病证。另从炮制角度看,传统与现代均有甘遂用甘草炮
制法,意在降低甘遂的毒性,提高甘遂安全使用范围。研究证实:甘遂
经甘草炮制后,与醋制、豆腐制相比,其毒性最小,可降低毒性5倍左
右。因此甘遂与甘草配伍的问题有待进一步的探究。5.生甘遂泻下作用峻烈,毒性较大,故一般主张生品限于外用,内
服必须炮制。但有实验证实:甘遂煎剂或经提取乙醇浸膏后的残渣无
泻下作用,可见甘遂的有效成分不溶于水,而溶于酒精。提示临床以
泻下为目的时,可考虑用生甘遂,而用于其他证时可用熟制甘遂。生
甘遂以研末冲服或装胶囊内服为好;制甘遂多人煎剂内服。6.临床运用时,还需要结合用药目的及患者体质情况,分别使用
甘遂生品,抑或制品。如取其峻猛药性以速获效,且患者体质强壮时,
可用生甘遂;而缓图慢功,且体质较弱时,则需用制甘遂。

赵法新以牵牛子和诸药为方制枳术消积丸,具消积导滞、通腑泄浊、清泻胃火、理气化瘀、健脾补气的功效,主治食伤脾胃,纳运失司,积热化火而致饱胀、胃痛、吐泻、嗳腐食臭、口臭、口疮、龈肿齿痛、咽喉肿痛、火毒疮疖、痤疮蜂起、大便秘结或胶黏不爽,脉弦细数,舌质红,苔黄厚腻等诸般积热火毒之症。临证屡试不爽,故录于后。处方:莱菔子180克,槟榔60克,枳壳60克,焦三仙各60克,鸡内金60克,牵牛子60克,大黄100克,连翘120克,蒲公英120克,丹皮60克,赤芍60克,三棱50克,莪术50克,白术120克,甘草30克。以山楂、连翘、蒲公英煎浓汁,余药共研末,以药汁泛丸如梧桐子大。每服6~9克,1日2~3次,小儿酌减。

图片 2

治一切所伤,心腹痞满刺痛,积滞不消:黑牵牛二两,五灵脂各一两。上为末,醋糊丸如小豆大。每服三十丸,食后生姜汤下。(《卫生宝鉴》消滞丸)

结石性胆囊炎患者常因脾土虚弱,难于健运,必有食积、痰饮、瘀血内生,急性发作阶段尤为明显,因知牵牛逐痰去积利水的功效,故在常规疏肝利胆、健脾和胃用药基础上加用少量本品散剂内服增强疗效。虽非排石之用,然有助于恢复胆囊炎患者的消化吸收能力。

图片 3

治小儿腹胀,水气流肿,膀胱实热,小便赤涩:牵牛生研一钱。青皮汤空心下。一加木香减半,丸服。

治疗渗出性胸膜炎

李时珍为其诊治时,见病人体胖,每日吐痰碗许,李时珍认为该病人属三焦之气壅滞,以致津液不化而成痰饮,不能滋润肠腑而致,并非血燥,用濡润之药则留滞;用硝黄之类,走血分,无益痰阻,故均无效果。于是李时珍以牵牛子末,用皂荚膏为丸与服,一服即大便通利,且不妨食,继而神爽。李时珍对此解释说:“牵牛子能走气分,通三焦,气顺则痰逐饮消,上下通快矣。”

③《日华子本草》:”味苦莶。”

恢复胆囊炎患者消化功能

图片 4

配茴香:本品苦寒有毒、性烈走泄、利水道而泻水湿,兼通大肠气秘。茴香辛温、有温肾祛寒、理气止痛之功,能暖丹田、除小肠冷气,为治疝要药。二药并用,专入下焦以消肿,止痛疗疝之功。

本方用牵牛子和破血消积、软坚利水通便药功效甚强,适用于臌胀气血水淤积腹内,腹面青筋暴露,腹部坚满,按之或可扪及肿大质硬肝脾的患者。然本方攻逐之力强,必结合患者体质及用药后病情观察。若每服3克不应,当渐增分量,若患者虚弱不任攻伐,应随时服补益正气的方药。

图片 5

牵牛子为峻下的药品,少用则通大便,多用则泻下如水,且能利尿,故在临床上主要用于腹水肿胀、二便不利及宿食积滞、大便秘结等症。至于用治痰壅气滞、咳逆喘满,则只宜暂用,不可久服。如属脾弱胃呆、气虚腹胀者,当以健脾补中为要,不宜用本品攻泻消积,克伐胃气。

治疗肾性水肿

而且现代研究发现,牵牛子中的牵牛子甙的化学性质与泻下素相似。有强烈的泻下作用。牵牛子甙在肠内遇胆汁及肠液分解出牵牛子素,刺激肠道,增进蠕动,导致泻下。据动物试验,黑丑,白丑泻下作用并无区别。

泻下通便:本品少用能通大便,去积滞。李杲有牵牛子“少则动大便、多则下水”之说。《本草正义》谓:
“牵牛、善泄湿热,通利水遭、赤走大便”。故常用于肠胃湿热积滞,大便秘结:其症大便干结、小便短赤,面红身热,或兼有腹胀,口干而渴,舌红苔黄腻,或燥,脉滑数。可用牵牛子清热通便。

治疗肝硬化腹水

牵牛子,为旋花科一年生缠绕草本植物牵牛的种子,性寒、味苦,归肺、胃经,具泻水消肿、祛痰逐饮、杀虫攻积,泻下通便的功效,在中药里属峻下逐水类药物。治水肿,喘满。痰饮,脚气,虫积食滞,大便秘结等证。

治梅毒,横痃:白牵牛仁,每次五、六钱,煎汤内服。

牵牛子表面灰黑色者称黑丑,淡黄色者称白丑,每同用之,功效大致相似。性味苦寒,有小毒。归肺、肾、大肠经。功用特殊,有攻痰泻水、通利二便、杀虫去积之效,入药以散剂为宜。其通利二便之功尤为医家乐道,朱良春称之为药中异数。

牵牛子,即牵牛花的花籽。牵牛花,有个比较比较熟悉的名称就是喇叭花,也就是我们开篇提到的美丽的“朝颜”,其花颜色漂亮,具有很好的观赏价值。依据花的颜色不同,牵牛子也有不同的名字,即“黑丑”“白丑”,也有的称其为“二丑”,因牵牛花有牛,牛属丑,故称二丑。这个解释似乎有点儿勉为其难。它的名字与其“妈妈”的名字还真是天差地别。但这丝毫不影响它对于人们健康来说不可或缺的价值。

为双子叶植物药旋花科植物牵牛或毛牵牛等的种子。

治疗重度肝硬化腹水,常用贵州名医方消水攻坚丸,有卓效。处方:炙干蟾皮、炒黑丑、急性子、三棱、莪术、川连、大黄、砂仁、广陈皮、阿魏、山楂、茅术各24克,芦荟、全蝎、青皮各9克。研细末,水泛为丸如绿豆大,每服3克,开水送下。

有一60岁的病人找到李时珍,自诉患“肠结病”数十年,大便数日一行,且行之艰难,甚于妇人生产。服养血润燥药,则胸脘痞闷不适;服硝、黄之类通利药,也毫无感觉,如此30余年,深为痛苦。

禁忌孕妇及胃弱气虚者忌服。

20世纪60年代贵阳卢老太肾炎秘方,专治肾性水肿。方用黑白丑粉碎,与生姜、红糖、大量枣肉蒸制,以去黑白丑毒性,存其峻逐水肿的功效。此方攻补兼施,患者服后有大量水泻,水肿迅速消退,不仅治疗实证水肿,对虚象不十分严重的虚性水肿亦有较为理想的消肿效果。

要注意的是,本品苦,寒少用能通大便,去积滞。多用并无甚好处,甚至还会泻下太过,而伤及人体正气。李杲言牵牛子“少则动大便、多则下水”。而且孕妇及胃弱气虚者忌服。

配槟榔,槟榔本具杀虫消积之功,二药相须配对同用,发挥协同作用,从而加强杀虫药力,并可借此二药的利气,消积、破滞作用、排除虫体。《普济方》曰:“槟榔、牵牛子二药组成、为杀虫专剂。”

治疗食积

而且除此之外,二丑杀虫攻积之效亦显著。本品能驱杀肠内虫积,并可借其泻下作用排除虫体。对多种肠道虫积症均有较好的疗效。常用于虫积腹痈:其特点为脐周腹痈,时轻时重,时缓时急,较严重者不思饮食,面黄肌瘦,鼻孔作痒,根据虫类不同,既有不同的症状,牵牛子对多种肠道虫积均有效,尤其对蛲虫疗效更显著。无疑是体内有虫患者的一大福音。

《别录》:”主下气,疗脚满水肿,除风毒,利小便。”

常将牵牛子运用于渗出性胸膜炎的治疗。该病属中医“悬饮”范畴,临床常出现咳嗽、胸痛、盗汗、呼吸困难、甚至不能平卧等症状。特别是喘息气逆难以平卧的患者,寻常方药,殊难速效,当投以峻猛之剂攻下之。曾参照控涎丹、舟车丸而制速效消水丸,由醋制甘遂250克,白芥子250克,牵牛子250克,青皮250克,大枣500克组成,共研末,水泛为丸,每次服3克。若服后泻下稀水样便数次,则隔2~3日后再用,若无效则增加至6克,虚人及胃溃疡病患者禁用,且病情缓解后当予补肺健脾滋肾方继续稳定病情3~6个月。曾治疗一患者周某,女,45岁。咳嗽、气紧、盗汗、左侧胸痛、不能平卧呼吸1周,伴口渴,大便干结,舌红,苔黄,脉细数略涩。确诊为左侧结核性胸膜炎伴大量积液,投速效消水丸3克。服后患者腹痛较重,旋即腹泻稀水样便7~8次,咳嗽、气紧、左侧胸痛大减,略减分量嘱续服之。继以紫河车、白术、茜草、白及、乌梅、十大功劳、全蝎等补肺健脾益肾之方制散服用而愈。

图片 6

痰饮咳喘证。

常以黑丑、白丑各等分炒熟研末,以一小撮药与白砂糖少许喂服,治疗偏食、积滞、异嗜症等有良效,殆与其杀虫去积之功有关。

它是李时珍老前辈最爱的一味要,这是为什么呢?

牵牛子中药材

春赏菊,冬扶梅,春种海棠,夏养牵牛。日本人最喜欢种牵牛,还美其名曰“朝颜”,即清晨的美丽红颜。因牵牛花只开半日,故起名为“朝颜”。花期虽短,却更惹人怜。在日本,春天看樱花,夏天就看朝颜。虽然夏天已过,丝毫不妨碍我们对于美丽事物的怀念。但是我们今天的主角并不是美丽而短暂的朝颜,而是朝颜之子——牵牛子!

本品能去积杀虫,并可借其泻下作用排出虫体。治蛔虫、绦虫及虫积腹痛者可与槟榔、使君子同用,研末送服,以增强去积杀虫之功。

从前,在黑丑山下住着一家姓王的人家,家中只有两口人,男的叫王安,两人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,一家人和和美美。

追虫丸:
黑牵牛,槟榔各240克,雷丸,木香,茵陈各60克,皂角、川楝皮各30克,上后3味,煎浓汁、和煎4味,水丸绿豆大、大人每服FJ克、小,JL
6克或4.5克、量人虚实,用砂糖水吞下,待追去恶毒虫积2—3次,方以粥补之。治一切虫积。

泻水消肿:本品苦辛寒入肾经,走水道、既能泻水,又能利尿,使水湿从二便排除。其逐水之力虽较甘遂、大戟、芫花稍缓、但仍为峻下之品,以水饮停蓄正气未衰者为宜。

治四肢肿满:厚朴半两,牵牛子五两。上细末。每服二钱,煎姜、枣汤调下。

用量过大可出现神经系统症状及便血、腹痛、呕吐等副反应。因此,本品只宜转用,正气亏虚所致的虚胀不宜应用。

李时珍为其诊治时,见病人体胖,每日吐痰碗许,李时珍认为该病人属三焦之气壅滞,以致津液不化而成痰饮,不能滋润肠腑而致,并非血燥,用濡润之药则留滞;用硝黄之类,走血分,无益痰阻,故均无效果。于是李时珍以牵牛子末,用皂荚膏为丸与服,一服即大便通利,且不妨食,继而神爽。李时珍对此解释说:“牵牛子能走气分,通三焦,气顺则痰逐饮消,上下通快矣。”

治伤寒瘀热在内,湿气郁而不散,熏发肌肉,小便不利,身体发黄:牵牛子半斤,赤茯苓、木香、陈皮各半两。上四味,为散。每服二钱匕,煎葱白汤调下,不计时候。(《圣济总录》消湿散)

③《本草通玄》:”入肺,大、小肠。”

伪品打碗花的种子

虫积腹痛证。

外观呈卵形,长3—5毫米,宽2—3毫米,整体个儿比真品小,表面灰黑色,具众多小突起,种脐明显,呈缺刻状;种子亦质地坚硬,横切面也见皱缩折叠的子叶,但水浸无真品现象;闻之亦气微,但口尝味淡,无真品之辛辣味道。

牵牛子的性味归经

治惊疳,啼哭烦躁,面赤痰喘:黑丑头末一两,雄黄一两,天竺黄二两。为末,饭丸粟米大。每岁五丸,入粥内与食。

牵牛大黄丸
:黑牵牛(炒半生,取头末36克)120克、马蹄大黄4:5克,槟榔、枳实、厚朴、三棱、莪术各l8克。上为末,米饮为丸,如菜子大,饮服9克。治内热腹痛,热气上冲而呕。

《新疆中草药手册》:”泻下,利尿,杀虫。治便秘,消化不良,肾炎水肿,小儿咽喉炎。”

《日华子本草》:”取腰痛,下冷脓,并一切气壅滞。”

牵牛子又名草金铃,为旋花科植物牵牛的种子,每年7—10月间果实成熟时,将藤割下,打出种子,除去果壳杂质,晒干即可入药,黑色者称为“黑丑”,米黄色者称为“白丑”,性寒,味苦辛,有毒,入肺、肾、大小肠经,含有牵牛子苷、牵牛子酸甲、没食子酸、生物碱麦角醇、裸麦角醇和野麦碱等成分,具有泻水、下气、杀虫的功效,用于治疗水肿、喘满、痰饮、脚气、虫积食滞、大便秘结等症。市场上有同科植物打碗花干燥的种子冒充牵牛子,使用时注意鉴别。